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高龄产妇妊娠期风险有哪些?

放开「二孩」政策,短期内高龄产妇比例升高,高龄产妇是指年龄≥35岁的孕产妇,其妊娠相关风险均高于非高龄产妇。高龄产妇妊娠期的风险有哪些?

一.流产:随着妇女妊娠年龄的增加,由于胚胎染色体非整倍体或整倍体异常的概率升高、母亲子宫及卵巢功能异常、卵母细胞的质量下降等原因,高龄产妇妊娠的自发性流产率相对较高。小于35岁的孕妇在妊娠11-24周的流产率为0.9%,35-39岁组为1.1%,大于40岁组达2.2%。此外对通过辅助生殖技术成功妊娠活胎孕妇的研究显示,孕妇妊娠7周后的流产率,小于33岁组为99%,33-34岁组为11.4%,35-37岁组为13.7%,38-40岁组为19.8%,41-42岁组为29.9%,大于42岁组为36.6%。因此,无论是自然受孕还是辅助生殖技术受孕,高龄产妇的自发性流产率明显高于非高龄孕产妇。

二.胎儿染色体异常与胎儿畸形:胎儿染色体异常最常见的是三倍体异常,主要原因是卵母细胞减数分裂时染色体不分离,而年龄的增加可使这一异常过程的发生风险增加。有学者对自发性流产、妊娠中期羊膜腔穿刺、活产及死产等胎儿的染色体核型结果进行分析,发现随着孕妇年龄的增加,胎儿发生染色体非整倍体异常的风险将逐渐增加,其中发生明显染色体非整倍体异常的风险,在孕妇35岁时为0.5%,40岁时为1.5%,45岁时达5.0%。

大于40岁孕妇的后代发生多种心脏畸形、食管闭锁、尿道下裂等出生缺陷的风险升高。小于35岁的孕妇其后代发生重大出生缺陷的比例为1.7%,而35-39岁及≥40岁孕妇中分别为28%和29%。

因此,应加强对高龄产妇的妊娠早、中期的筛查及产前诊断,降低新生儿出生缺陷率。

三.妊娠期高血压疾病:随着年龄增加,动脉内膜出现增厚及粥样斑块改变导致动脉血管壁弹性减弱,超重和肥胖问题及遗传因素也开始显现,这些因素均可造成育龄期妇女随着年龄增加,慢性高血压的发生率呈上升趋势。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是高龄产妇妊娠期常见的併发症之一。妊娠合併慢性高血压及妊娠期高血压的发生风险随年龄增加而逐渐上升,尤其表现在≥30岁孕妇中;调查显示,≥40岁孕妇中妊娠合併慢性高血压的发生率较25-29岁组的高6.5倍。非高龄孕妇子痫前期的发生率为3%-4%,>40岁者子痫前期的发生率为5%-10%,大于50岁上升至35%。≥40岁初产妇中妊娠合併慢性高血压者的发生率是非高龄初产妇的5倍,≥40岁经产妇妊娠合併慢性高血压的发生率是非高龄经产妇的9倍。

因此,应对患高血压的高龄妇女进行孕前评估,监测血压,控制血压至满意水平再妊娠;对于肥胖的高龄产妇,妊娠期应注意监测血压,多宣教、早发现、早诊治,积极预防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发生。

四.妊娠相关糖耐量异常:糖尿病的发生除受遗传因素外,肥胖及年龄增加是重要的危险因素。此外,研究显示,妊娠年龄≥30岁时,妊娠期糖尿病的发生率明显增加,其中≥35岁孕妇妊娠期糖尿病的发生率为<25岁孕妇的5.5倍。同时,高龄妇女的高血糖水平所导致的胎儿畸形、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早产的风险也会升高。

因此,对于既往未曾进行血糖水平检测的高龄妇女,应在计划妊娠前进行糖尿病筛查,并给予干预管理;对于存在妊娠期糖尿病高危因素的高龄产妇,妊娠早期应加强宣教及管理,妊娠满24周后,应尽早行糖耐量的筛查,以及时控制妊娠期糖尿病孕妇的血糖水平。

五.胎膜早破与早产:35岁后随着年龄的升高,子宫颈组织弹性下降,且由于激素水平降低而导致阴道自净能力减弱、阴道微生态失衡,高龄产妇机体微量元素含量不平衡,如锌、铜等的缺乏造成胎膜组织张力偏低,种种因素可能导致高龄产妇相对较高的胎膜早破发生率。年龄>40岁孕妇的调查,在排除了吸菸、多胎、母体相关合併症的情况下,20-29岁组、40-44岁组及≥45岁组的孕妇发生妊娠<32周早产的比例分别为1.01%、1.80%、2.24%。

六.前置胎盘:前置胎盘的发生原因尚不明确,可能与胎盘异常、受精卵滋养层发育迟缓或子宫内膜受损如多次清宫手术史、多次分娩史、子宫瘢痕等有关,高龄产妇,尤其是高龄经产妇是前置胎盘发生的高危人群。>40岁的初产妇发生前置胎盘的风险约是20-29岁初产妇的10倍。

七.胎儿的风险:主要为胎儿生长受限、死胎等风险。在排除了吸菸、既往不孕史及相关合併症的情况下,35-40岁组的孕妇发生新生儿低出生体质量、小于胎龄儿的风险较20-24岁组孕妇明显偏高。此外,高龄产妇发生死胎的风险较非高龄孕产妇上升65%。

八.产程异常及剖宫产率上升:研究显示,高龄产妇中剖宫产术分娩者的比例相对较高,甚至达到了同期非高龄孕产妇的1.5-2.0倍,可能是高龄产妇自身併发症及合併症多、高龄产妇会阴及盆底组织弹性相对较差、子宫功能障碍以及身体素质相对欠佳所致。

此外,高龄产妇由于年龄偏高、受孕困难胎儿”宝贵”、心理压力相对较大而不愿承担风险,孕妇要求以及医师有意放宽剖宫产术指征,以上种种因素均可造成高龄产妇的剖宫产率偏高。

因此,应加强孕期宣教和分娩期管理,降低高龄产妇的剖宫产率。

九.瘢痕子宫及其继发风险:我国的剖宫产率在2011年为54.47%。自”二孩”政策调整后,既往高剖宫产率的弊端愈发明显,剖宫产术后再次妊娠的孕妇自2012年的9.8%上升至2014年的15.0%。而既往行子宫下段横切口剖宫产术的育龄期妇女,再次妊娠时发生子宫破裂的风险可达0.1%-1.5%。此外,高龄妇女中因既往子宫肌瘤剔除术所致的瘢痕子宫者也占一定比例,文献报导,既往子宫肌瘤剔除术造成瘢痕子宫的育龄期妇女,再次妊娠时子宫破裂的风险为0.24%-5.30%。而据国内外相关报导,剖宫产术后子宫瘢痕妊娠者的比例为1/2216-1/1800不等。发生原因尚不明了,有学者认为,其机制可能与胚胎通过子宫下段的楔形缺损或子宫瘢痕处的微小瘘管迁移至瘢痕处有关国。由于高龄产妇的剖宫产率明显偏高,因而再次妊娠时发生瘢痕子宫妊娠的概率相对较高增加前置胎盘、胎盘植入的机会。

因此,在避免不必要的剖宫产术、控制剖宫产率的同时,对于剖宫产术后再次妊娠的高龄产妇,应加强孕期管理,并选择条件成熟的医疗机构分娩。

十.产前精神心理异常:孕妇年龄增高是孕产期发生抑郁的危险因素。高龄产妇由于年龄偏高,身体素质较非高龄孕产妇差,且部分高龄产妇由于受孕困难或”珍贵儿”等原因,相对更加忧虑。高龄产妇较非高龄孕产妇焦虑及抑郁的发生率更高,而产前抑郁与多种不良妊娠结局相关,包括自发性流产、异常出血、剖宫产术分娩及早产的发生等。

高龄产妇更应定期产检,发现异常即使处理,高龄二孩产妇更不能以过来人自居,放松警惕。还是要有「归零心态」。

喜欢可以关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参考文献 陈宇,伍绍文,张为远,高龄孕产妇的潜在风险,中华妇产科杂志,2017.8第52卷第8期566-56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