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对猥亵儿童行为说「不」 到底有多难?

昨日,一篇名为《儿童夏令营曝丑闻:男教练被指猥亵双胞胎女童,随意进出女生澡堂》的文章指出,7月22日至7月28日,12岁的双胞胎女儿在趣动旅程参加河北涞水野三坡的夏令营期间,被男教练猥亵。

文章称,男教练先是闯入女孩屋偷看洗澡,将处于生理期的女儿扔下水,之后又趁双胞胎女儿熟睡时闯入房间,随后做出摸脸、亲嘴的动作。「惊醒后发现男教练就坐在床边」,令人毛骨悚然。不仅如此,教练还把双胞胎妹妹带到监控死角,按在墙上强吻大概十秒钟。两个女儿回家后,偷偷交流时被家长听到,随后对孩子询问。7月30日,家长前往公安部门报案。31日,家长去往该机构,得知公司前一天已将涉事的喻姓教练开除。

对此,涉事机构目前并无明确表态,案件还待有关机关审理。

无独有偶,就在不久前,河南郑州一位家长的求助信引发社交媒体刷屏。这位家长发微博称,河南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的一名男性英语老师,屡次在卫生间猥亵幼童(包括抚摸下体)并拍摄照片视频。该男子于6月25日再次作案时被有准备的家长撞破并报警,警方抓获男子后在其电子设备中查获了上百部猥亵儿童的照片和视频,部分图片已核实是其自己拍摄。

近年来,关于儿童遭猥亵和性侵的报导接连不断,而查阅关于儿童性侵的案例更是数不胜数。据2016年的一组数据统计,全国全年媒体公开报导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件为433起。之前有媒体报导称,2013年至2016年,全国法院审结的猥亵儿童犯罪案件高达10782件,换算下来,平均每天审理结的案件超过7件;也就是说,至少每天有超过7名孩子被伤害。

然而,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这些数据远远赶不上性侵事件实际发生的次数。中国儿童性侵真实情况可能比我们想像中要糟糕很多。

此外,2014年的一个调查结果让人震惊:87%是熟人作案!美媒报导曾指出,根据全球范围内的儿童性侵案件的研究,猥亵儿童的人中,大部分都是受害者认识的:大约有30%是亲戚,大部分情况下是兄弟、父亲、叔伯或堂表亲;另外,还有60%是各种熟人,如家长的「朋友」、保姆或邻居。儿童性侵案中只有10%的侵犯者是陌生人。

儿童遭猥亵或性侵后,不仅身体,还有心灵更会遭受痛苦。这些儿童可能会面临长期标签化、污名化、冷漠、误解……最终无处容身,只能逃离社会。

有专栏作家曾在文章中坦承自己小时候就是儿童性侵事件的受害者。作为经受过这种创伤的人,他是这样描述儿童性侵害的可怕影响的:对于经历过儿童性侵害的人来说,这是他们一生的悲剧和创伤。一个孩子遭受了性侵害,他/她很难会再信任别人。这是对一个人自主权的侵害,对身体亲密接触范围的肆意闯入,是对孩子持续不断的剥削。它是一种精神上的暴力,摧毁的不仅是身体,还有灵魂。它造成的创伤也许要用数十年,甚至一辈子来癒合,前提是这些受害者在情感上能够癒合。

对待儿童猥亵和性侵等行为,我国并非无法可依。刑法第237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依此,对猥亵儿童的量刑最多5年,除非在公共场合或聚众才是5年以上。然而,这样的处罚是否过轻,值得考量。

众所周知,韩国多年前开始实施对儿童性犯罪者进行化学阉割的法律,成为亚洲第一个引入化学阉割的国家。近年来,韩国《熔炉》《素媛》等多部由真实案件改编的、关于幼童遭性侵案的电影,不仅在韩国,在亚洲很多多国家都有着广泛的影响力,迫使社会反思对未成年人性保护的法律漏洞,推动着韩国国内立法更严厉地惩戒性侵犯罪(特别是针对幼女的性犯罪)。

而在美国,专门针对儿童猥亵行为的「梅根法」,则要求美国所有州刑满释放的性罪犯都必须到所住各州执法机关登记,执法机关会将性罪犯的资料公之于众。这样,公众可以进入美国司法部网站查询,看看自己居住的区域内有哪些性侵案底的危险分子,包括他们的姓名、照片、住址和所犯罪行等详细的资料,有孩子的家庭以此提高警惕,避免让孩子与这些人产生正面接触。这些手段可让未成年人最大限度地远离此类罪犯,并让犯罪分子终生背负耻辱。

一个社会文明程度越高,对于针对性犯罪(特别是儿童猥亵和性侵)的容忍度就越低。从严、从重打击猥亵儿童的犯罪分子,势在必行。

此外,尽管打击加害者可以减少儿童性侵和猥亵,然而,法律只是惩戒、预防儿童猥亵行为的手段之一。事前的认知其实是减少甚至避免儿童性侵和猥亵的极为重要的方式。家长、学校、社会要加强性教育的力度,让孩子们明白怎样的行为涉嫌性侵,在遭受性侵时应当怎样保护自己的权益。一旦发生性侵,家长应及时安排孩子做检查,报警求助,安抚孩子的情绪,带孩子做心理指导等等。

对儿童猥亵行为说「不」,需要全社会一起努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