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独生子遗孤,白发人送黑发人,受苦的是爷爷奶奶,遭罪的是孩子!

据数据显示,全国已有超百万失独家庭,每年新增7.6万个。这些不幸离世的「独苗苗」留下的孩子,成为了整个家庭暂时的精神慰借。但孩子和监护人之间过大的年龄差,使得他们的未来成为了年迈祖辈的心头结。 9岁的仔仔是陕西西安人,6年前,他的妈妈患病去世。从未满月开始,仔仔就由外公外婆带,如今,在9岁的仔仔心中,两位老人就是自己的爸爸妈妈。

仔仔的妈妈在怀他三个月的时候出现了病状,大夫建议打掉孩子,但她执意不肯。生下仔仔后不久,她的病情开始恶化,在月子期间就开始出现许多不适,无奈之下,仔仔的外婆只好把女儿从安徽芜湖的婆家接回了西安。由于长期不在一起,仔仔的父母在他一岁时离婚了。女儿去世后,仔仔的外婆在自己的网络空间里上传了女儿大量的照片,也经常翻出来给仔仔看,给他讲自己妈妈生前的故事。时至今日,仔仔的外婆提起女儿都会忍不住落泪。

同样,年龄不大的六岁小女孩莹莹,也由爷爷奶奶抚养。两年前,她的爸爸突发脑溢血去世,莹莹和爸爸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直到现在,爷爷奶奶都只是告诉莹莹,爸爸出差了,要等到长大才回来。从莹莹的爸爸去世开始,爷爷奶奶就承担起了抚养莹莹的重担。图为莹莹自己在房间里玩耍。

周一到周五,莹莹跟妈妈一起生活,周末,爷爷奶奶会把莹莹接到自己身边。莹莹妈妈一个月2500块的工资,每个月还要负担1500块的房贷(莹莹父母曾买过一套房,莹莹爸去世后,妈妈坚持要把房贷还清),所以,莹莹的日常开支,上学的费用等都是由年近六旬的老两口承担。爷爷奶奶都是退休工人,工资并不可观,但只要莹莹喜欢的东西,老两口都会尽力满足。莹莹平常最喜欢的事就是摆弄自己的玩具,给洋娃娃梳妆打扮、穿衣洗澡。

去年,莹莹开始隐约感觉到自己与其他小朋友的不同。有次在幼儿园,莹莹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爸接送,就也嚷着要找爸爸,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安抚,情绪才平稳了下来。爷爷说,想等到孙女再长大些,再告诉她真相,他怕过早让孩子知道真相后,会给孩子造成心里阴影。平时,莹莹喜欢缠着爷爷奶奶玩,老两口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带着莹莹出去走走。尽管如此,老两口知道,父爱和母爱,永远无法替代。

莹莹喜欢画画和手工,每个周末,爷爷奶奶都坚持送莹莹去学习,家里的墙上也贴满了莹莹的「大作」。两位老人比较开明,他们常劝儿媳,要尽早开始新的生活。但莹莹以后的生活保障,仍是老两口的一个心结——他们的身体状况都不是很好,莹莹奶奶最担心的是,如果自己以后一病不起,谁来照顾自己的孙女。

为此,有段时间,莹莹的奶奶曾严重抑郁,精神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好在当地政府的一个机构成立了一个心理健康辅导中心,由专人开展心理辅导,莹莹的奶奶才渐渐好起来。爷爷奶奶说,现在他们最大的愿望,是健健康康地多活几年,好多照顾孙女几年。

在整个社会大环境下,仔仔和莹莹不是个例。几年之前,他们和我们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在喜悦和祝福中降生。这些根苗的存在没有错,他们的监护、赡养、教育问题,仍需要多方的关注和努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