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我们该如何去培养孩子的独立性

当代教育学家曹雕在杭州

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爸爸妈妈们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就是如何让孩子成为一个独立的人。每一个孩子在小的时候都会对自己的父母、亲人产生依赖,也大多会在青春期出现叛逆,这都是成长过程中的必经之路。而作为家长,我们一定不能错过培养孩子独立性的关键阶段,在不同的阶段给孩子正确的指导,帮助他们走向独立。

让孩子成为独立的人,是每一位家长的必修课。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开始得越早越好,需要从幼儿阶段延续到小学阶段,甚至是中学阶段,但学龄前和小学阶段始终是最为关键的时期。

生活能自理,是孩子走向独立的起点。其实,在孩子成长的每一个阶段,他们都需要学会自己解决可以自理的事情。如果在本该自理的各个阶段,却没有掌握这个阶段的基本技能,或者在思想上总是依赖大人,那么,他们就不可能真正走向独立。一般来说,一个人在走向独立的过程中会经历以下几个关键的时期:

一、两岁左右,开始出现独立意识。

这个阶段,孩子会把自己想要的表达出来,还希望那些东西永远都是自己的,他们的口头禅就是「我」、「我的」、「我要」。生活技能、运动技能和语言能力等已经有了明显提高,已经可以开始自己吃饭,尝试自己穿衣等。

二、六岁左右,是与母亲真正分离的起点。

这个阶段,孩子既想要独立,又必须依赖妈妈。六岁才是孩子与母亲真正开始分离的起点。孩子的内心充满矛盾,爱走两个极端,也是母子之间纠葛最多的年龄。

三、九岁左右,是独立而执着的年龄。

这个阶段,孩子的独立性增强,在感情上表现出对他人不再过度依赖,希望摆脱对父母的依恋。他们的自我意识增强,能够独立完成一些生活事情,有较强的安全感。随着独立性的增强,爱思考、喜欢与人为善,也就成为这个阶段孩子的典型特征。

四、青春期前后,为独立向各方宣战。

独立是孩子整个青春期一直在追寻的东西,渴望脱离父母,树立自己的形象。一个孩子在整个青春期期间的所有一切,都是在寻找自我:认 识自己、界定自己、依靠自己。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向他人宣告自己内心的想法。

在上述每一个关键阶段,孩子的独立性发展任务和需要具备的自理能力都不一样,所以父母的关注点也会不同。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错过培养孩子独立性的这些关键期。否则,我们的孩子就将永远无法长大成人,即使生理上长大,心理上仍然处于孩子的时期。

两岁到六岁:重点关注生活自理能力的培养

孩子如果没有在幼儿阶段养成生活自理的习惯,越到后面就越难自立。一旦父母成为孩子的靠山,孩子自然不愿意主动承担自己的责任,导致他们心理上无法断奶、精神上不能独立,甚至缺失基本的生存能力。

从两岁以后,在每一个成长阶段,孩子都有自己的成长任务,在日常生活中都有自己能够独立完成的一些事情。

比如,一个两岁半左右的孩子,可以自己吃饭、自己背书包、自己整理玩具等等;四岁左右的孩子,可以自己洗脸刷牙、自己洗澡、自己上厕所、自己整理衣服和床、自己清洗盘子等等;六岁左右即将进入小学的孩子,可以自己整理书包、自己做一些简单的食物、自己叠被子和衣服等等。

六岁到九岁:重点关注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

六岁以后,孩子将告别没有太多压力的幼儿阶段,进入小学,迎来人生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学习阶段。而学习这件事,要靠孩子自己来,父母不能成为主角。因而,在小学低年级,父母需要培养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和习惯。

家长可以让孩子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1.回家后主动做作业

2. 作业之前先复习,做好作业后要预习

3.做完作业自己检查一遍

4. 不会的题目自己先想办法解

5.每天按时完成作业,不磨蹭

6.自己整理书包

7. 留心观察生活

8.喜欢独立思考等

九岁到青春期前:重点关注独立思考能力的培养

九岁左右,孩子的自我意识不断增强,同时也在学校学到一些基础知识,因而爱思考就成为这个阶段的主要特征。其实,独立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学会独立思考。一个从小喜欢独立思考的人,长大以后就比较有主见,不容易随波逐流,更不会盲目跟风。

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首先需要让孩子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有价值的。而好奇心和观察力是孩子独立思考的开始,如果孩子喜欢探究身边的所见所闻,无论多么微小的事情,父母都需要多鼓励,让孩子觉得他的想法很重要。

当孩子稍微大一点,父母就要鼓励孩子学会质疑和多问为什么,即使在成人看来很无厘头的想法,我们也要尊重孩子。孩子自发产生的质疑,就很容易引发他独立解决问题的意愿和能力。

对于年龄较大的孩子,父母需要跟孩子讨论更多话题,在互相探讨的过程中引发孩子的独立思考,还可以利用一些话题来拓展孩子的思维。

青春期:重点关注独立价值观的培养

整个青春期间,孩子都处在自我定位的阶段。很多时候,他们就会以反叛的方式来向世界宣告自己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人。对很多事情,一旦形成自己的想法,他们就会坚持自己的见解和立场,不会轻易受到别人的影响和干预。因此,父母需要学会引导孩子形成独立的价值观。

曾在微博上看到一位爸爸,每天晚上睡觉前,喜欢这样问儿子三个问题:第一是今天在学校有什么要跟我分享的?第二是今天你觉得最好玩的事情是什么?第三是每天会选一个新闻事件或者话题,然后问你怎么看?

这位爸爸每天通过三个问题,既是一次很好的亲子沟通,更是在潜移默化中塑造孩子的价值观。让孩子在潜移默化中形成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久而久之,就内化成自己的价值观。

独立的价值观不是靠父母压给他的,一定是跟他多讨论、多交流。我们多给他讲讲生活当中发生的重大的事,比如说老人倒在地上要不要扶的问题。到底扶不扶?扶了怕被讹,但是不扶良心上又过不去。因为尊老爱幼是我们的优良美德。  

我们跟孩子讨论,讨论之后说他可以去判断,这样的情况下我可以扶,另外一个情况下不扶最好。这个时候他就有了独立价值观,他可以判断这种好事做不做。如果说我自己可能会受到牵连,我周边有朋友帮忙,或者是旁边有人看着,拍点视频就好了,孩子开始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了,这就好了,孩子的独立价值观就有了。

笔者曾在天河机场遇到一个来接孙女的老人。老人告诉笔者,他的孙女独自一人从美国佛罗里达州来爷爷家度假。从美国佛罗里达州到武汉,光是飞行就需要十多个小时,还要在中途换机。而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小女孩才8岁。

笔者问老人:「孩子这么小,出远门你们放心吗?」老人说:「孩子要放养,因为毕竟以后他们还是要到社会中去经历风雨的。父母再不放心,也不能替孩子解决所有事情。生命是他们的,生活也是他们的。我们可以爱他们,但不能代替他们生活。」

这位老人温文尔雅,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很快,他的孙女出现了,拖着一个比她自己还大的箱子,一点也不娇气。她看到了爷爷,高兴地跑了过来,看到笔者的时候,很自然地打招唿,「Aunt,NicetoseeyouoIamSantt)ro」看来这个孩子的独立能力真的很强啊。

义大利教育家蒙台梭利曾说:「教育首先要引导孩子沿着独立的道路前进。」美国教育家罗伯特博士也提出,现代孩子教育有十大目标,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独立性。一个孩子在长大后要想有所成就,就必须具备独立性,要具备能够独立思考、选择、判断、解决问题的能力,只有以这些为基础,才能应对各种生活的挑战,否则是很难适应现代社会需要的。

老鹰把自己的孩子推下山崖,推到风中,这是一种大爱。因为这是培养小鹰独立性的前提。在小鹰嗷嗷待哺的时候,老鹰不辞辛苦觅食餵食。当小鹰的翅膀能够抗击风暴的时候,老鹰就毫不犹豫地将小鹰赶出家园。因为老鹰明白,爱不能代替生活。物竞天择,这是人类社会和动物世界都遵循的真理。没有独立性就没有参与竞争的条件。父母可以爱孩子,为孩子的成长创造尽可能多的有利条件,但是父母不能代替孩子去竞争。所以说,父母一方面要给予孩子爱,另一方面父母要培养孩子的独立性。爱和独立性不能画等号,独立性比爱更重要。

孩子的独立性不是立等可取的,而是在生活中逐步培养起来的。要培养独立自主的孩子,父母就应该多为孩子创造锻鍊的机会,不要事事包办,也不能在关键时刻舍不得放手。一般来说,孩子在两岁后,父母就应该帮助孩子逐步学会自己吃饭、穿衣、收拾玩具等,通过做这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帮助孩子逐渐树立独立意识。可惜的是,很多父母没有意识到培养孩子独立意识的重要性,他们自愿成为孩子延长的「手」「脚」「眼睛」和「嘴巴「,不愿意放手。

培养孩子的独立意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父母千万不能操之过急,不要因为孩子没有做好某件事就让孩子重新回到自己的羽翼下。对于孩子力所能及的事情,对于孩子任何独立的尝试,就要坚决放手,只要孩子付出了努力,即使结果不理想,父母也要给予及时的认可和赞许,让孩子的独立性得到肯定和加强。

另外,孩子需要一定的空间,去锻鍊自己的独立能力和应对生活变化的能力。当一个孩子得到充分锻鍊后,独立性得到提高,他就会有信心去处理生活中的各种问题,坦然面对生活中的风雨。

笔者深刻认识到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和成年人一样,他们需要有机会来自己作决定,来锻鍊自己的决策能力,体会自主选择的快乐。所以无论父母怎样担心,也应该给孩子充分的选择权,从小就培养好孩子的决断能力。例如,父母可以让孩子自己决定穿什么样的衣服,而不要根据自己的喜恶来强迫孩子;可以让孩子选择自己的业余爱好,而不要根据自己的愿望和理想安排孩子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

作者简介:曹雕,男, 1961年 6 月

17日生,湖北武汉人,汉族。武汉大学中文学士,海南政法学院法律硕士,华南师范大学教育心理学博硕士,美国哈佛心理学系博士后。现为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学院社会心理学博士生导师,美国波仕顿哈佛大学社会心理学座教授,社会科学心理学者,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心理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研究员、华中师范大学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心理学会社会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朮委员、中国社会心理学会理论与教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和应用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委员、湖北省心理学会副理事长、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卓越书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协会员、中国书法协会员、中国摄影协会员等;同时,兼任湖北朝阳红康复休闲养老院董事长。

2013年6期 《教育论坛》杂志

2013年7期 《中国教育》杂志

2013年7期 《中华教育》杂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